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

第五影视网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

旗下栏目: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

首页 > 网络视频 > 原创短剧 > 米读进击IP短剧,趣头条下注网文孵化?

米读进击IP短剧,趣头条下注网文孵化?
来源: | 作者: | 人气: | 发布时间:2021-05-01
摘要:

a04fbb7cdd4af1dc1eeb82dc9d1db806

受疫情影响,广告市场整体投放出现明显下滑,以广告收入为主的趣头条也毫不例外受到了冲击。告别野蛮生长、在免费阅读市场另辟蹊径孵化IP短剧的米读,能否成为趣头条的第二增长曲线?

文丨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程璐

编辑丨李薇

图片来源丨被访者

“2020年,我们跟主要竞争对手选择了不一样的发展路线,米读变得更为稳健。”面对网文赛道另外两家比较大的免费阅读平台番茄、七猫的激进打法,米读CEO杨骥很坦然。

2018年5月,趣头条孵化的在线免费阅读产品米读正式上线。没有依靠趣头条APP导量、仅靠自身获客,米读创立半年便飞速获取4000万新增激活用户,DAU(日活跃用户数)突破200万仅用了154天,同样以增速著称的趣头条则花了180天。

在所有内容生态都在走向付费的今天,米读所代表的免费阅读模式如同一条“鲶鱼”,彻底搅乱了网络文学市场高度固化的格局。

短短一年内,市场闻风而动。连尚、百度的七猫小说、字节跳动的番茄小说等“新人”争相上线;为了应对免费模式的挑战,昔日网文巨头亦不得不开始布局“付费+免费”相结合的运营模式,阅文推出了免费阅读产品飞读小说,掌阅上线免费阅读APP得间小说。

不过,在经历了2019年的野蛮生长之后,2020年,米读最重要的一件事却是慢下来“补课”。在杨骥看来,重视用户的留存和运营变得更为重要。

杨骥坦言,2019年,米读还是一个流量产品,核心工作就是获客、变现,很少思考用户是否会长期留下来,原创比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2020年,团队花了很长时间去思考:如何才能让平台持续性发展?答案还是回到了“内容”两个字。

为此,米读在原创上花了很多精力,修炼内功。原创内容需要“慢工出细活”,但习惯了互联网流量型打法的杨骥,感到非常不适应。例如给原创的同事设立KPI,却遭到对方回绝:“三个月里,你的目标我无法完成。”直到互联网逻辑和内容产业逐渐磨合,才使得米读上的原创小说比例达到现在的40%。

在深耕内容的同时,米读还嗅到了影视圈IP热的机会,在免费阅读市场另辟蹊径,明显加快了孵化IP短剧的步伐。

2020年,米读与快手达成战略合作,一年内陆续将超30部原创小说孵化成IP短剧,全网播放量超27亿。作为IP源头,短剧热播的同时,米读上相关小说的流量也得以反哺。杨骥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围绕着IP短剧,米读多元化的商业化尝试也已初步铺开。

中国广告市场尚未从疫情的影响中全面恢复,在趣头条广告主业承压的背景下,米读肩负起成为趣头条第二增长曲线的使命。2021年,米读给自己设置了一个艰巨的目标:日活和收入规模均翻番。

“免费”主流化

免费,几乎是所有网文企业在过去两年里的关键词。

杨骥记得,他读高中的时候,正值中国网络文学辉煌时期,他几乎把当时市面上较火的男频网文都读了一遍。但留学归来工作后,他却发现网文行业存在了十几年,除了数字网络从2G升级到5G,手机从小屏变成了大屏外,阅读体验和商业逻辑几乎没有发生大的改变。

直到“免费模式”的出现。

杨骥曾先后在Facebook、Uber工作。2019年4月,他加入趣头条,负责趣头条旗下免费阅读平台米读的增长团队。选择加入米读,既源于他的兴趣,也是因为他看到了行业的破局点。

d88faa903b0d7de53e03686ce7b23964

免费模式的确对付费网文市场形成了冲击与倒逼,在行业耕耘十年之久的巨头阅文、掌阅不得不下场加入战局;背靠百度强大的导流及推广,七猫用户数量迅速上升;尽管上线时间比竞品晚了近一年,但凭借字节跳动的短视频产品矩阵和渠道推广能力,番茄小说也获得了惊人的增速。据QuestMobile数据,2020年12月,在免费阅读平台中,番茄小说以6162万的月活、七猫小说以5434万月活分列免费阅读平台的第一和第二。

“免费模式确实会让网络文学的盘子大非常多,我们和友商一起让这个行业变得更大。之前传统的付费平台可能加一起的日活量也就小几千万,但是这一波免费平台崛起之后,网络文学的整体规模达到亿的级别。”杨骥说。这是米读给网文行业带来的突破。争抢免费阅读市场的背后,实质代表了互联网巨头在流量和内容上的竞争。

但是,在被竞争对手赶超之后,米读需要再次破局创新,这也是米读必须面对的。

趣头条创始人、CEO谭思亮曾对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,趣头条依旧保持着8020的创新传统,即80%的精力在主产品上,20%的精力放在创新产品的研发孵化。他还借鉴了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“两个披萨原则”,即单个创新团队足够小到可以用两个披萨喂饱,保证了效率和可扩张性。一旦最小的可用产品做起来,商业逻辑被快速验证,就进入闪电扩张阶段,快速将体量做起来。

快速跑通免费阅读商业模式的米读,就是趣头条孵化出的第二个主产品,IP短剧业务则成为米读孵化出的另一个核心战略级创新业务。

打造IP短剧

2019年,米读作为网文领域在微短剧赛道上的首个参与者,也是“第一个吃螃蟹”的IP短剧制作平台,一年内陆续将超30部原创小说孵化成IP短剧,全网播放量突破27亿。

事实上,加入米读之后,杨骥一直在考虑,如何能让小说这个形态生长进化。

“十年间,人们对内容消费的媒介已经发生了变化,短视频平台崛起。网文最核心价值在于作者想给读者传递小说的脉络和剧情,以前只靠文字的形式,未必能满足内容的传递,视频化的东西或许不一样,而且长期来看,视频的消费体量一定会比现在更大。”杨骥说,米读对行业的思考,更多会去想清楚行业5年甚至10年之后,要做什么。

在趣头条内部,IP微短剧的战略方向是在2019年10月份逐步确定下来的。杨骥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:“短视频平台觉得需要进一步丰富平台内容,增长用户粘性,因此想尝试做连续性的短剧故事,而我们恰好从另一个方向在尝试。米读和快手接触之后,发现两边的核心逻辑和判断都是一致的,他们需要连续性的内容,而我们希望米读的小说内容和IP辐射更多的用户。”

双方一拍即合。第一部短剧从古风题材开始。作为非专业的影视制作选手,米读在微短剧上选择了“轻”制作模式,导演、摄影均来自外部专业团队。

责任编辑:

上一篇:艾玛斯通生女儿 新片《库伊拉》曝剧照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