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影视 > 疫情之下忙碌依旧,这家上海影视公司有的不只是幸运 > [加载失败请点击]
推荐: 直播带货之后,罗永浩还要在抖音 奔腾T77 PRO携手李诞同台演绎“ 12月新浪报价 日产天籁南京最高
播放次数:
内容摘要

撑老板 | 疫情之下忙碌依旧这家上海影视公司有的只是幸运

曾索狄 2020-4-02 来源:周到上海

疫情之下忙碌依旧,这家上海影视公司有的不只是幸运

大量剧组停工,复工规模有限,影片发行受阻……受到突如其来的疫情冲击,今年一季度,影视行业近乎停摆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保持忙碌,亦需要别样的底气与眼光。而走进位于外滩SOHO的兴格传媒,我们得见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:忙碌依旧,创作依旧。

疫情之下忙碌依旧,这家上海影视公司有的不只是幸运

2015年在上海成立的兴格传媒,专注于影视剧、综艺、PGC和现场娱乐等优质内容的生产和传播,曾打造《将军在上》《上海女子图鉴》等热播剧。从项目播出的情况看,疫情没有放缓这家影视企业的脚步:在刚刚过去的3月末,兴格出品的《大唐女法医》在全网顺利收官;放眼二季度,潘粤明、童瑶、陈数等主演的都市题材作品《谁说我结不了婚》也即将上线。

疫情之下忙碌依旧,这家上海影视公司有的不只是幸运

“我们一直秉着尽量正常化的状态在复工,我甚至觉得大家可能比之前更忙——项目的播出,剧本的孵化和修改,以及下一步项目的方向,都在进行中。”兴格传媒创始合伙人、董事长杨文红如此描述疫情之下的工作日常。

疫情之下忙碌依旧,这家上海影视公司有的不只是幸运

■兴格传媒创始合伙人、董事长杨文红

兴格传媒创始合伙人、总裁王力为则透露,早在去年下半年,兴格在业务上就注重长视频、短视频等不同“频次”项目的搭配;疫情发生后,公司正好没有已经开机的项目,幸运地“错峰”。

“错峰”之下的压力

剧组停工、复工要求繁多、新项目延期……疫情之下,影视公司普遍承担了不小的压力。

“有项目正在拍摄的企业,相对受到的影响更大,剧组的暂停、防护措施的成本、演员情绪的影响等等都是问题。但对我们而言,疫情期间正好没有项目在拍,这方面的冲击会小一些。”王力为说,仅从项目周期看,兴格实现了疫情之下的“错峰”。

疫情之下忙碌依旧,这家上海影视公司有的不只是幸运

■兴格传媒创始合伙人、总裁王力为

但与此同时,场地租金的负担、沟通成本的增加,也在考验影视企业的承压能力。王力为坦言,一方面,公司租用的是市场化的写字楼,很难享受办公场地租金减免的政策;另一方面,疫情期间京沪交通不如以往顺畅,与北京的“失联”成为团队面前重大的工作阻碍。

“客观上说,很多创作人才、后期剪辑乃至于平台的基地都在北京,以往我们每周都要飞北京,平均要待上2-3天,每天都有4-5个会。当然现在我们可以全部改成电话会议,但整体效率不高,尤其创作这件事,最好要在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下慢慢聊。电话会议目的性强,看似效率高,原创性其实是下降的。”王力为说。

疫情之下忙碌依旧,这家上海影视公司有的不只是幸运

而在疫情之后,不同的平台对剧集、综艺的定制要求也变得更多元。杨文红举例说,目前团队需要更好地把握平台方对项目创意与研发方向的需求,“就我的观察,我们的团队可能比之前还要忙。所有正在研发的项目要不停地做方案,不断地和客户交流。包括我们近期播出的项目,没有线下活动宣推了,那么对线上的创意要求就会更高。”

疫情之下忙碌依旧,这家上海影视公司有的不只是幸运

当然,考虑到疫情的复杂性,目前兴格传媒待开机的项目都被安排在三季度以后。王力为坦陈,短期内最希望加强和主管部门、行业协会的沟通。“我们下半年一些现代戏想在上海取景,但疫情的不确定性还很大,像东方明珠、陆家嘴这样的景点到底能不能拍?对于这些问题,我们除了从‘上海发布’等渠道得到信息之外,主管部门有没有可能定期给本土企业做个沟通、给个预判?”

“长短结合”求应变

“前两天我还在和团队说,我们处在的是20年未遇之变局。”深耕传媒行业多年,杨文红相信,危机与压力未必不能转换成机遇和动力。她透露,公司2月开始复工,就是想保持一个“正常化的工作状态”。“我始终认为,在做公司的过程中,你必然会经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。疫情很特殊,但也有可能加速当前内容生产模式的改变”。

疫情之下忙碌依旧,这家上海影视公司有的不只是幸运

■《大唐女法医》海报(资料图)

据她判断,垂直细分的短剧、创意取胜的短视频,目前有望跨入新的发展阶段,“现阶段几百人上千人的拍摄,显然是很困难的;但几个人的团队,完全可以做出创意优先的作品”。

疫情之下忙碌依旧,这家上海影视公司有的不只是幸运

事实上,从去年开始,兴格传媒就启动了在这些新领域的布局。王力为透露,2018年年末“影视寒潮”开始以后,整个行业的项目周期都被拉长了,原本单一项目从剧本立项、拍摄剪辑到成片播出最快只需要10个月,如今则需要至少18个月,“这当然在客观上符合创作规律,但我们并不希望创作人员因此放慢自己的节奏。那么,在相对低频的综艺和剧集之外加入高频的短视频业务,是必然的选择”。

疫情之下忙碌依旧,这家上海影视公司有的不只是幸运

■《拜托啦师兄》海报(资料图)

经过半年的试水,兴格传媒在这一领域的成熟是显而易见的。在王力为看来,目前短视频已形成了完整的商业逻辑,投入小,容错率高,“从长期来看,这批业务的特征是调整很快,出清很快,变现的链条也很短,整体会非常活跃,高度垂直。”同时,短视频业务也不断打破创作团队的惯性思维,“原本大家习惯于18个月做一个案子,现在可能1.8天就要出一条短片,节奏感完全不同。习惯了高频创作之后,再回来接触低频业务,你对节奏与热点的把握也会更敏感”。

疫情之下忙碌依旧,这家上海影视公司有的不只是幸运

至于原有剧集、综艺业务,公司也适时调整节奏,“以前我们可能是串联地做项目,现在会把若干个项目的剧本开发和创作都前置,并联地来做这些前期工作。”

留下“海派”的时代记忆

积极的前期准备,不断优化的管理方式,无疑让兴格传媒在疫情之中多了一份底气。记者获悉,今年下半年,兴格传媒还计划开机两部新剧,一部深挖女性甜宠题材,另一部则会聚焦当代都市热门的幼升小的话题。

应该说,回顾以往的创作,兴格传媒一直侧重用作品展现上海城市变迁与城市人群的精神风貌:2018年上线的《上海女子图鉴》引发了“沪漂女性”生活的大讨论,去年播出的《拜托啦师兄》强调当代体育题材的挖掘,而即将播出的《谁说我结不了婚》更是大胆展现都市女性在情感上的新选择。

疫情之下忙碌依旧,这家上海影视公司有的不只是幸运

■《上海女子图鉴》海报(资料图)

在王力为看来,当前不少国产影视剧对于上海的影像表达依然比较标签化,上海影视企业恰恰有责任用作品为上海发声,“从早期《渴望》的王沪生开始,往往一拍上海就是婆媳关系,就是夹板中的丈夫;但我们还是希望能用一个个项目,找回表达上海的话语权,让观众能客观地看上海。”

从这个角度上说,这家扎根上海的企业,也希望在未来得到更多对“上海题材”的扶持与鼓励。王力为透露,明年,公司计划改编讲述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变迁的小说《城中之城》,“本土的、海派的题材,我们认为是非常值得深挖的”。

疫情之下忙碌依旧,这家上海影视公司有的不只是幸运

■《谁说我结不了婚》剧照(资料图)

这份对现实的关注,也与兴格传媒的基因有关——用杨文红的话形容,团队从一开始就带有“新闻属性”。“我们一直在想,为什么要创作?除了平台需要的内容,我们这群人还是希望用影像记录这个变化的时代,哪怕是一个断章,一些文字,都是希望让大家今后能看到时代的变化。所以我们的创作会更偏现实;当然,现实不是洒狗血,它自有一种离地三尺的浪漫。”

疫情之下忙碌依旧,这家上海影视公司有的不只是幸运

当然,见证了影视传媒行业的多年变迁,两位创始人都对未来抱着一份淡定与从容。“大环境上说,影视行业的泡沫一定会去得比较厉害,我们要面对这个现实;但相对而言,影视依然是大家的刚需,这一阶段恰恰利于大家沉下心来,做好你想做的东西”,杨文红说。


疫情之下忙碌依旧,这家上海影视公司有的不只是幸运


标签:疫情上海影视公司只是依旧有的这家之下忙碌
来源:时间:04/03 /2020作者:责任编辑:admin
热点推荐
热门排行